2019亚洲杯

职业足球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后球员如何维权?

职业足球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后球员如何维权?
2019年01月03日 13:09 国内足球综合
安徽合肥桂冠和沈阳东进 安徽合肥桂冠和沈阳东进

  稿件来源:Mike 体育与法

  事件回顾

  2018年7月11日,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委员会下发了两则处罚决定:足纪字[2018]067号、足纪字[2018]068号。内容分别为:取消沈阳东进职业足球俱乐部、安徽合肥桂冠职业足球俱乐部注册资格。

  笔者就本次事件的过程做简要回顾:

  2018年3月30日,中国足协向各俱乐部下发了《2018年中国足球协会乙级联赛规程》,其中第六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为维护中乙联赛的稳定性,保护中乙联赛球员的合法权益,中乙联赛委员会秘书处将在注册转会期的夏季转会窗口对相关中乙俱乐部进行工资、奖金确认,如发现拖欠球员工资或奖金问题的,将提交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委员会进行处罚;

  2018年6月,中国足协下发了《关于提交2018上半年中乙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并进行公示的通知》(足球字[2018]381号),文件要求各俱乐部应在6月20日之前提交相应材料,6月28日,中国足协在对俱乐部提交的材料进行审核后予以公布,有四家俱乐部没有按时提交材料。

  中国足协对该四家俱乐部进行了时间上的延长,7月9日之前务必补齐材料,沈阳东进俱乐部和安徽合肥桂冠俱乐部没有能够在截止日前完成补交。

  7月11日,足协做出了文章开头所述的两则处罚通知。

  事件评论

  取消注册资格后

  引起的法律后果

  一:从俱乐部自身来看

  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法律实体是我国公司法规定下的企业,俱乐部按照《公司法》、《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的规定,依法进行工商登记,根据核定的公司经营范围开展相应的营业活动。一般而言,足球俱乐部的经营范围主要为:组织策划足球赛事,开展体育培训,体育经纪,转会等,俱乐部出资方式主要为控股公司或个人出资,本案中的两家俱乐部均为投资人。

  根据中国足协章程、注册管理规定以及相应联赛级别的准入规程,职业足球俱乐部要想参加足协举办的某一项赛事,需要满足对应的条件,首先俱乐部要完成年度注册,同时在赛季开始前经过足协准入审查,只有通过准入规程要求的俱乐部才会被允许参赛。同时为加强联赛管理,足协在规程中也制定了中期审查,以维护联赛秩序和球员的权利。

  涉案两家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意味着,在这一赛季的剩余比赛中俱乐部没有参赛的权利,结合本案来看,中乙联赛委员会在处罚通知作出后,下发了工作安排,对比赛比分、红黄牌、纪律处罚及停赛、球员转会、赛区组织和附加赛等方面做出了规定。从表面看来这对俱乐部而言并没有产生影响,只是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而已。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我们从俱乐部设立的目的加以分析,公司从发起设立开始,已经产生了支出成本,目标就是要产生回报。而根据国内现实来看,俱乐部背后的投资股东背景不一,实际运营情况也层次不齐,据公开的报道显示,即使像中超级别的俱乐部,也仅仅只有两家盈利。那涉案中乙足球队会有盈利空间吗?答案是否定的。但俱乐部从事商业活动,从球员的购买、场地租赁,基础设施的建设,市场开发,广告宣传等都需要签订商业合同,当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后,其法律实体依然存在,正在履行的商业合同可能面临无法履行的违约风险。举例而言,俱乐部的冠名商因此会失去合同剩余期内的冠名宣传,不能达到合同目的,合同面临解除风险,俱乐部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因此,俱乐部要想一直在这个游戏序列玩耍就要尊重游戏规则,注册资格就是加入游戏的门槛,俱乐部被踢出局在商业活动中同样面临法律风险,而非像普通游戏玩家一样,关机下线即可。

  事实上,国内俱乐部的运营并非想象中那般市场化,因此上文提及的纠纷,更多的是内部处理掉或者出于种种原因根本不会发生,俱乐部面临最大的法律问题是欠薪的处理,这一部分笔者将在后文加以说明。

  二:从球员来看

  球员的法律地位在学界一直饱受争议,按照我国职业分类大全的划分,运动员应当属于劳动者,人社部发布的指导意见也明确了职业球员的劳动者身份,球员合同是劳动合同。同时根据足球俱乐部企业处理规定,球员是技术资产。因此,职业足球运动员是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者,受劳动法的保护。

  问题的关键在于,球员被拖欠工资、奖金等情况下,应当如何解决呢?按照上述大前提,球员应当依照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的规定,根据劳动争议解决的法定前置程序,诉诸至相应的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然而,从行业自治的理论出发,行业内的纠纷解决采用行业内的特殊方式是被国家法认可的,同时实践中也存在不同的具体操作,例如在医疗行业存在医患纠纷仲裁委员会,在淘宝网店存在淘宝仲裁等。那么体育行业自治在足球领域就体现为,球员和俱乐部的纠纷应当由足球行业内部仲裁机构来加以处理。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正是处理足球行业内部纠纷的机构,已经存在了数年有余,一直发挥着处理行业纠纷的积极作用。这一机构区别于我国《体育法》第33条规定的体育仲裁机构,因为根据该条,仲裁机构设立办法和仲裁范围应当由国务院另行规定。显然,足协仲裁委员会并非国务院设立,那么由此可以看出,足协内部仲裁对案件的处理并不与纠纷的司法处理途径产生冲突,言下之意,球员的民事诉权并不因为强制仲裁而灭失。

  结合本文涉及的案例,根据新闻报道显示,涉案两家俱乐部的球员于2018年4月就已经开始进行了内部仲裁程序,那么当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后,仲裁案件该如何处理呢?根据上文的梳理笔者认为,俱乐部取消注册资格意味着行业内部仲裁机构无法对其进行管辖,球员可以按照法律规定,诉诸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

  (The End)

新浪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