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亚洲杯

中乙没那么容易!完胜中甲球队 正规青训也没法踢

中乙没那么容易!完胜中甲球队 正规青训也没法踢
2019年01月03日 10:54 国内足球综合
淄博星期天有很强的实力 淄博星期天有很强的实力

  文章来源:足球报

  2018年底,一串中乙球队要退出、欠薪、招商引资的消息,让很多人对中乙联赛的生存状况和环境、联赛质量、教练水平,以及发展前景充满了质疑。作为中国职业足球金字塔的底座,中乙的一切对我们职业联赛的发展至关重要,那么,真实的中乙联赛到底如何?是否像人们想象的那么悲观?本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和你想象的其实不一样

  记者陈永报道   12月下旬的昆明,天气一直晴好,但中甲球队浙江毅腾上下的心情却不是很美好,一方面,教练队员牵挂着基地是否达标的问题,这可是事关生死的事情,另一方面,他们不幸成为了中乙球队的对照物。

  11月22日,在海埂集训的浙江毅腾迎战中乙二年级新生淄博星期天,结果刚刚上昆明不久的毅腾被淄博星期天全面压制,最终的比分是淄博星期天2比0获胜,其中还有淄博星期天前锋得分能力差的原因。

  26日和27日,浙江毅腾接连对阵两支中乙球队:江西联盛和淄博星期天,他们先是1比5输给了江西联盛,随后的“复仇战”也没有成功,1比1战平了淄博星期天。

  毅腾对阵中乙的糟糕战绩有多方面的因素,比如他们外援和主帅都没有最终到位,球队依赖外援的打法在失去外援之后面临众多问题,但是,中乙并不孱弱的真实面目也因此被拉开面纱。

  尽管不少中乙球队因为经营的问题面临撤资乃至退出,但实际上,中乙联赛和很多人想象的其实不一样,甚至远比大多数人想象得更强大。

  鲁能青训球员的“苦恼”

  青训球员中乙之挑战,比想象中更大

  在2018赛季,淄博星期天是中乙一年级新生,他们刚刚从业余球队转变为职业球队,在很多球队看来,这样的队伍就是标准的鱼腩。

  “其实不只是其他球队会看轻我们,球员也是如此,我们都打了一年中乙了,结果还有人给我们介绍业余球员,说,这个小伙子虽然不是职业球员,但是在业余球队中踢得非常不错,可以到你们那里试试啊,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别说业余球员,就是正规青训出品的球员,现在想在中乙联赛打上球都是极有难度的。”淄博星期天主帅侯志强告诉记者。

  2018赛季初,淄博星期天引进了李壮飞、赵诚乐、杜禹辛、宋华、夏锡成、孙启航等球员,孙启航是2001年龄段的鲁能门将,杜禹辛是鲁能93年龄段球员,宋华和夏锡成则是鲁能97/98年龄段球员,李壮飞是鲁能87/88年龄段球员,前国少队队长。

  真正成为绝对主力的只有李壮飞和杜禹辛,包括宋华和夏锡成都没有能够锁定绝对主力。

  赛季中期,淄博星期天接连引进了鲁能99年龄段的6名球员:何统帅、季胜攀、刘长奇、徐安邦、孙睿和孙逸,以及从恒大引进了徐利奥,成为主力的只有鲁能99年龄段的中场核心何统帅和恒大曾经看重的徐利奥。

  像杜禹辛和徐利奥,因为阅历相对丰富,在中乙站稳脚跟其实很正常,鲁能99年龄段球员的遭遇更能反映中乙联赛的实力:记者多次观看何统帅的比赛,就技术能力来说,他在淄博星期天都是首屈一指的,但是,在高强度对抗下的处理球能力,何统帅明显存在不足,中乙联赛期间,他多次在强对抗的情况下出现丢球的现象,12月27日淄博星期天和浙江毅腾的热身赛更是比较典型,在本场比赛中,何统帅有三次极为惊艳的发挥,他在中场拿球之后直塞或者斜传,极具想象力,但其中两次都没有能够到位。“这两个球如果是在鲁能99队比赛的时候传,十之八九就到位了,但在中乙,对抗、摆脱、传球,对一个球员的要求是极高的,所以他做得不是很到位,但何统帅就是在这种严苛的对抗环境中不断提升着自己。”侯志强说。

  刘长奇和季胜攀有着一定的边路冲击力,基本可以保证首发或者轮换主力的位置,孙逸的遭遇或许更能反映年轻球员出现的问题,在27日和浙江毅腾的比赛中,原本司职边后卫的孙逸出现在了左前卫的位置上,他在几次进攻中的表现颇为不错,身体对抗能力不俗,也有一定的突破能力,但是,他的防守站位总是遭受侯志强的批评。“99年龄段国内好的球队就鲁能、根宝基地(申花99一代),以及新疆等少数几个强队,他们习惯打进攻足球了,但在职业联赛,你必须要做到攻守全面,这也是我们一直努力给这几个年轻球员提升的地方。”

  淄博星期天目前的核心球员是:中后卫张丰羽、后腰何统帅、攻击手徐利奥和杜禹辛。张丰羽是鲁能89年龄段的主力中后卫,他没有能够在鲁能一队获得机会,而是辗转中能、河北等队,因为发展不顺,他在2014年就心灰意冷退役了,退役之后他的体重迅速攀升到了220斤,但他仍旧是淄博星期天冲乙的最大功臣。

  如今,张丰羽的体重已经降到了不到90公斤,一年的时间他减肥超过60斤,在淄博星期天的训练中,记者注意到,张丰羽仍旧是球队技术最好的球员之一,比如网式足球的时候,他和何统帅都是作为核心站在最后,利用出色的脚法来保护队友的,其实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到中国青训过去十多年遭遇的困境。

  “张丰羽和李壮飞都至少是中甲的水准,实际上,在中乙比他们出色的球员还有很多,所以整个中乙联赛的竞技水平远比一般人想象的更好。”侯志强告诉记者。

  超越中超训练强度的训练

  中乙的训练质量,比想象中更高

  回到淄博星期天,22日和浙江毅腾比赛,23日休息,24日,一场残酷的训练开始了。

  上午9点半,球队一行便来到了云南昆明嘉丽泽基地的7号场地,嘉丽泽基地是昆明一家新的训练基地,拥有超越海埂的场地条件,比如在门将区域,个别场地更是率先尝试了天然草皮和人工草皮混播的方式。当然,现在海埂的场地也非常不错,刚刚全部翻新了草皮。

  训练有两个内容,第一个是快速传接后的射门训练,三个人一组,通过简单的配合,快速向前,下底传中,这项训练看似是技术训练,但因为需要冲刺,加上节奏很快,强度非常大,实际上是更加残酷的体能训练。

  45分钟的射门训练之后则是全场5对5的攻防,熟悉图拔训练方式的球迷朋友们可能有印象,球队被分成四个组,分别站在两个底线,进行全场的5对5攻防对抗,核心的要求是向前,要求在20到30秒左右的时间完成一次攻防,如此不断重复。

  同样长达45分钟的训练,球员失误不断,但更关键的是,球员的体能遭遇了残酷的考验,当时图拔用这种方式训练鲁能队员的时候,鲁能队员累得走都走不动,淄博星期天方面,因为此前有过多次高强度训练,所以球员还能坚持得住,但是传接的失误率大幅度上升。

  下午的训练强度稍稍降低了一些,主要是相关的技战术演练,不再强调冲刺,球员们也终于缓了一口气。

  “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刚刚组队,17个队员训练,只有7个队员能够跟上我,其他10个队员连我的节奏都跟不上,但现在,我们进行的可能是国内职业队最残酷的训练,数据监测显示,目前我们这个冬训期的训练强度,超过很多中超球队的训练强度,甚至超过很多。”侯志强告诉记者。在鲁能俱乐部的时候,侯志强长期从事技术信息工作,对于中超整体的训练情况可谓是了如指掌。

  目前,淄博星期天配备着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身体监测系统(类似于GPSports系统),而且已经有不少乙级球队配备了类似的系统。

  俩职业级教练和四个教练讲师

  中乙的教练水平,比想象中更强

  目前,淄博星期天的团队配置如下:总经理、主教练侯志强、常务副总、领队赵鹏、助理教练钱鼎、守门员教练冯小龙、技术总监魏星、青训总监刘萌、体能教练廖展浩,队务兼实习教练杜鹏程,等等。

  廖展浩是一名广东人,北体大的研究生,此前曾经跟随广东全运队,他选择了从淄博星期天开始他的足球之路,在这个团队中,他或许是最默默无闻的,但却掌控着全队的核心数据。杜鹏程则是刚刚从球员岗位转到队务岗位的,刘萌也是D级教练员讲师。

  其他人的身份则很惊人:

  侯志强和钱鼎都是职业级教练,侯志强的执教经验极为丰富,鲁能青训教练、鲁能信息技术部负责人、鲁能一线队助理教练,已经有长达十几年的顶级青训和顶级俱乐部经历,钱鼎则是山东女足助理教练、山东女足主教练。

  技术总监魏星则是中国足协B级教练员讲师,钱鼎同时还是中国足协D级教练员讲师,冯小龙更是亚足联守门员讲师。2018年,淄博星期天开办了D级教练员培训班,中国足协直接委派了魏星和钱鼎就地培养。

  目前,中国足协约100多名职业级教练,中乙虽然是A级证书即可执教,但绝大部分教练员都是职业级教练,我们非常熟悉的名字有四川安纳普尔纳主帅黎兵、南通支云主帅魏新、陕西大秦之水主帅谢育新、宁夏山屿海(已退出中乙)主帅范育红、海南海口主帅郭亿军、大连千兆主帅姜峰、云南飞虎主帅黄岩(郝海东队友)、深圳人人(已退出中乙)主帅张军、湖南湘涛孙卫等等。此外,有6支球队选择了外教,比如中能、苏州东吴、北理工等。其实单单看教练,就知道中乙的训练质量是可以保证的。

  不要小看职业级教练,中国的职业级教练证书并不是很好拿,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中国没有职业级教练讲师,目前这些职业级教练基本上都师从三名外籍职业级讲师:中国足协顾问、德国职业级讲师史蒂芬·劳特曼、欧足联体能讲师、丹麦人马格尼·摩尔(老师是YOYO创始人)、荷兰足协守门员讲师艾德蒙。

  很多教练在学习阶段就被PASS了,因为他们根本跟不上节奏,也过不了测试,部分职业级教练因为无法完成三年一回炉的要求也自动失去了职业教练员证书。

  其实,执教能否成功不只是证书,还有对球队的深耕,魏新是侯志强A级教练班和职业级教练班的同学,他在南通支云已经执教了三个赛季,2018年4月25日,足协杯,南通支云3比2逆转击败上海申花晋级16强,这场比赛引发了普遍关注。

  当时魏新留下了这样一段话:“关于中超和中乙的区别,如果去掉外援,差距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所以一切都有可能,我们这场比赛,对所有中甲和中乙球队多是鼓舞,我们提出了冲甲的目标,我也有信心。”

  2018年年底,南通支云击败了更被看好的陕西大秦之水,他们在两回合都以1比0的比分获胜,最终2比0顺利晋级中甲。这一切,都和魏新长达三年对球队的深耕相关。

  严苛管理、抖音和青训等

  中乙的管理和文化,比想象中更严肃

  在跟随淄博星期天采访的时候,记者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张丰羽吃饭的地方安排在了教练员的桌子上,而且就坐在钱鼎的对面。记者第一次是这样想的:张丰羽是队长嘛,或许享受一下特别的照顾。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因为李壮飞也是队长,记者就问钱鼎为什么张丰羽坐在你的对面呢,钱鼎笑了:“确实和你想的一样,是特殊待遇,但是原因却恰恰相反,不是因为他是队长,而是为了督促他进一步减肥,我让他坐在我对面看他吃什么东西的。”

  钱鼎也很喜欢健身,平常的时候他也拉着张丰羽去健身,这个时候张丰羽只能苦笑,但是,一个赛季下来,张丰羽瘦身60多斤,这种进步是实实在在的。

  “我们一直采取极为严格的管理方式,中乙俱乐部本身就是先天不足,球员技战术素养存在欠缺,如果再没有严格的管理,谈何战斗力?”侯志强告诉记者。

  其实,在文化建设方面,淄博星期天也有自己的特色,比如侯志强就用自己的号注册了名为“星期天俱乐部”抖音,然后不断发布淄博星期天相关的内容,“抖音是新事物,但我注意到很多国外的俱乐部都注册了抖音,作为一支新军,我们也应该与时俱进。”此外,新的赛季,淄博星期天也将由常务副总赵鹏带队进一步加强球迷的建设。“乙级球队球迷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宣传不到位,到了赛季结束后的时候还有很多人问我:我们淄博还有职业球队啊?”侯志强告诉记者。

  不只是淄博星期天,很多俱乐部都在强化自身的建设,比如刚刚从镇江迁移到了昆山的昆山FC俱乐部,去年他们就聘请了华夏俱乐部媒体部、前网易记者的徐涛来负责媒体、球迷、文化建设方面的事务。

  管理方面,昆山在接手乙级球队之后,也采取了外包管理的方式来保证俱乐部运营和管理的职业化,这同样是一个创举。而在青训方面,青岛中能、河北精英等球队已经走在前面,目前中乙各队也都在加强青训建设,比如淄博星期天几乎所有的退役球员都转向了校园足球和青训岗位。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中乙俱乐部经过多年的“混日子”之后,虽然现在仍旧面临投资的巨大问题,但已经开始展现蓬勃的发展前景,他们的实力,以及他们的潜力,远比外界想象得更大。

中乙淄博侯志强
新浪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Baidu